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封伟民:敢于不断打破,创作更多可能

来源:佛山日报 时间:2019-09-06 17:21

    人物简介:

  封伟民,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石湾中青年陶艺家的代表性人物。他将壁画、西方雕塑、剪纸等艺术形式融入陶艺创作,开拓性地使用粗泥等材料,开创了独特的现代陶艺风格。其武将和仕女系列作品已成为石湾陶别具一格的代表。

  蝉鸣让岭南夏日显得更加炎热。竹林婆娑处一扇小门,推开就是封伟民位于禅城区青柯艺术家村落的工作室和展厅。威风凛凛的武将、书卷气息写于脸上的仕女、深沉思索的高士……一件件作品让人宛如走入了与唐诗宋词对话的世界。

  从事陶艺创作29年的封伟民,大胆引入壁画、书法、油画、剪纸等艺术形式,让传统的石湾陶焕发时尚光彩,吸引更多受众。他开创性地使用粗泥和无釉的手法塑造了武士系列,引领业内一阵潮流。

  他说,陶艺家除了艺术创作,更重要的是艺德和责任,带动整个行业发展。至今,他在继承传统之上,仍不断开拓创新,为行业探索方向。

  封伟民在创作中。

  粗泥无釉手法 引领陶艺潮流

  封伟民是土生土长的石湾人,曾从事过10年的壁画。1990年,机缘巧合之下,他开始接触陶艺,并深切爱上了这些神奇的陶泥,在勤练基本功同时,开始不断摸索陶艺创作。由于有美术基础,从人物造型、构图、人物肌理,他上手比其他人更容易。

  1992年,封伟民到广州美院进修。他不知道,命运此时已埋下伏笔。当时,他接触了众多的艺术表现形式,陶艺就包括在内。在这里,也打开了他的思维:原来坚持从事艺术,不只有壁画一种方式。几经思考,条件成熟后,他辞了职,在1996年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石湾陶有着上千年的历史,小小几平方公里,大师云集,人才辈出,他这样一位“半路出家”的人如何闯出一条门路?

  带着十几年的美术功底,与成熟的指尖技艺,他细心打磨作品,不停地寻找空间。

  封伟民比较钟情创作古代的人物,他从这方面入手,开始创造武士系列。1998年,他的《五虎将》问世。这组包含了关云长、张飞、赵子龙、黄忠、马超在内的五个武士,一反常态,完全不着釉色,使用粗泥烧制而成。整个作品浑厚朴拙,征战沙场的英雄饱经风霜的沧桑质感迎面扑来,阳刚之气动人心魄,和当时传统的石湾陶形成明显对比,充满现代感。作品一经问世,就获得前辈和市场的肯定。行业甚至刮起了一阵“粗泥无釉风”。

  他慢慢确信,这条路走对了。每当有新构思,他都会翻阅大量资料,然后以速写的方法,将人物的特点记下来,再根据草图创作。这也有别于传统做手稿的方式,他希望能够将石湾陶塑的传统技艺跟现代的审美观结合,将石湾这种小型陶塑作品体现大格局。

  他将粗泥运用得出神入化。在作品《负重》中,粗泥让作品更有质感和力度感,有西洋雕塑和油画的味道。他的很多作品还参考了国画、漫画,甚至剪纸的技术,让陶瓷作品更具现代感。

  在佛山,封伟民同时也是一名知名画家。他说:“国画、书法、油画的色彩和剪纸那种很朴素的味道,融合在陶瓷之中都很特别。我希望通过这种手法,在石湾传统占主导地位的领域中,走出一条新的路。”

  他做到了。他的作品《秦风》参加第一届中国陶瓷艺术展荣获“中陶杯”金奖;《唐韵》荣获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名人名作展金奖;作品《普贤菩萨》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陶艺学会第43届国际陶艺大会学术交流金奖,并被广州艺术博物馆永久收藏。

  封伟民的仕女作品

  借鉴瓦脊公仔 创作仕女系列

  艺术的追求是没有止境的。十多年的武士系列创作,封伟民渐渐遇到了瓶颈。用他的话说,就是“一下手,就是那些自己熟悉的东西。”是时候该发生改变了。

  粗陶、无釉、武士……这几个元素结合起来就是刚烈、威猛。为了彻底打破重来,他走到另一个极端,选择了创作“仕女”系列。

  传统的观念认为,石湾陶材料粗糙、釉色暗沉,比较质朴,要想表达仕女的明快、秀美、内敛十分难。偏偏封伟民不认输。他认为,传统的石湾陶评判标准是泥、釉、火,这还在工艺品的范畴。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型和神,加上这两条,才是评判艺术品的标准。而塑造仕女,最重要的就是型和神,将仕女身上的书卷气和雅致,体现得淋漓尽致。

  他把创作的仕女年代限定在清末民初。人物肩、腰的位置细细琢磨,脖子扭动微妙的线条、手臂起伏的曲线精致塑造,充分展现东方女性的典雅美。除了人物神态、五官刻画,他非常重视人物服饰的表现。“因为那个时代是穿旗袍,服饰既可以很简单就凸显出仕女的优美,又可以通过刺绣、服饰的花纹装饰体现出千变万化。”封伟民说。在釉色方面,他借鉴了瓦脊公仔的色彩,黄、绿、蓝、黑等,简简单单几种色彩来来回回搭配,不浮躁,有内涵,体现出无限韵味。

  封伟民完成了一次完美的艺术开拓。如果说,“武将系列”是封伟民艺术激情的一次完美绽放,那么“民国仕女系列”则是他在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现代潮流、当下审美特点并存的多维空间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平衡点、概括总结得出的艺术结晶。

  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他创作的以反映仕女形象的《花月春风》,表现的是一对清朝民间女子欲弹欲唱的情景。造型融入了佛山瓦脊公仔的神韵,将高置在屋顶上的瓦脊变成了可放在案头细细欣赏的石湾公仔,整体素雅韵致。在世博展览中,受到业内人士和观众的一致好评,并被世博会的中国馆贵宾厅较久典藏。

  而他的仕女作品《守望》,更是入选素有美术界“奥斯卡”之称的“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并获“庆祝新中国六十五周年广东省美术作品展”优秀奖。

  封伟民获奖的作品《花月春风》

  自嘲“眼高手低” 不断创新求变

  对艺术的追求并非一帆风顺的,只是很多人看到精美的作品,看不见陶艺家一次次地尝试和一次次地打碎重来。

  在封伟民的展厅,除了展示美妙作品,任何人都无法忽略地面几个玻璃盖住地窖。细细查看,全是残次的陶艺作品。有的是烧制坏了的,有的是碎片。“这些还不到做坏的作品的1/10。”

  封伟民自嘲,自己是“眼高手低”的艺术家,做出的效果达不到自己理想的状态,一定会推倒重来。像《五虎将》系列中的张飞,他做了三个不同的造型。一组作品既要讲究独立性,又要相互关联,十分不易。他只能一次次地尝试。而作品《王阳明知行合一》因为烧制的釉色不理想,他忍痛砸碎几个月的心血,重新制胚烧制,直到第三次才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在他看来,陶艺家,就是日复一日地研习,才能不断地精进。而展厅的这些残次品,一方面是对他们的心疼和不舍,另一方面则不断鞭策自己,更加精益求精。

  2010年,封伟民被评为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荣誉加身,他却感觉肩膀上的责任更大了。他说,作为一名陶艺大师,除了不断完善自身手艺,更重要的是对行业的带动作用。封伟民常常思考:自己的作品能否反映追求的方向?创新是否对路?对行业推动作用有多大?做什么能够带动整个行业发展?”

  事实上,这些年来,他在推动石湾陶艺发展方面一直不遗余力。他担任了佛山市工艺美术学会会长,学会常年不断地举行各类讲座、研讨,将石湾的陶艺家聚集在一起,共商行业发展大计。他还邀请广州美术学院工艺美术学院副院长庞国华、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馆长左正尧等到石湾授课,带动行业水平提升。

  最近,封伟民又在思考着如何再次打破自己。他说,自己现在50多岁,正是艺术创作的黄金时间,但要保持这种创作状态,只有不断地尝试再尝试。“或许未来,我的作品会以和现在完全不同的面貌出现。”

  封伟民的展厅有个地窖,装满了自己不满意打碎的作品。

  来源丨佛山日报

  编辑丨禅城工会微信编辑组

(责任编辑:黎方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