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石牌匾说尽书院事

来源:佛山日报 时间:2018-08-08 17:10

  

    鳌云书院石牌匾。“书”“院”两字间有两条裂痕。

  雷声阵阵,昨日的高明雨势不减。在区博物馆存放各类石制文物的角落,有雨水越过遮雨棚,滴落在石板上。尽管这里的文物都已有数百年历史,但坚固的花岗岩抵御住了岁月的侵蚀。鳌云书院石牌匾就面朝天摆放在这个角落里,“鳌云书院”四个大字依然清晰。

  牌匾近4米 如今成三段
  昨日,在高明区博物馆办公室主任兼馆藏部主任谢洁清带领下,记者在区博物馆存放石制文物的地方,遇见了鳌云书院石牌匾。这个牌匾正面朝上,上刻“鳌云书院”,字体仍然可见。由于时代久远,有些石刻凹陷位置长起了青苔。
  据资料记录,这个鳌云书院石牌匾通长为392厘米,通宽为69厘米,通高17厘米,重量没有具体数据,但使用花岗岩制成,数人仍难挪动。除了石牌匾本身,与牌匾一起存放的还有牌匾其他的部分,多为断成数段的圆柱形石柱。谢洁清表示,牌匾曾经是断成两半,后来回收至博物馆保存时,整个牌匾已经断成了三段。两条断痕刚好位于石牌匾“书”“院”两个字上。
  考古工作者认为,因为刻在石上的文字图案一般保存很久,因此石碑即为“石史”,对研究当时的历史、地区风土人情等有着重要的意义。因此,研究人员可以根据鳌云书院石牌匾,来判断当时高明地区的建筑风格、石牌匾雕刻技艺。更为重要的是,石牌匾对高明著名书院之一的鳌云书院来说,有着极高的研究和收藏价值。
  不过由于区博物馆空间有限,加上石牌匾断裂且重量大,难以挪动,目前鳌云书院石牌匾只能存放着。谢洁清说,今后计划使用仿制的方式,让这块见证高明文化历史的石牌匾重现在市民眼前。
  文物散东西 征集再保护
  这个重要的石牌匾,是区博物馆在2013年末将其收编保管的。在此之前,这块石牌匾一直放在更合镇鳌云书院旧址,收编进区博物馆以前,石牌匾被随意放在地上,成为师生靠坐休息的“石板凳”。
  2013年8月,区博物馆巡查人员会同更合镇相关人员组成巡查小组,在原鳌云书院原址发起文物巡查后,确认学校内残存有大量古石板、石碑、石匾散放于外多年。随后,区博物馆组织相关人员到鳌云书院原址,对散落在各处的可移动文物进行了征集保护。这次征集成绩斐然,共征集到含石匾、桅杆夹、门廊石板、房屋梁柱构件、房屋结构柱、柱础、栏杆构件等多种类型石块共计24件,其中就包括上文提到的鳌云书院石牌匾。
  区博物馆相关负责人说,征集文物收编回博物馆,避免了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物继续损毁和流失。当年的征集还获得了鳌云书院一批旧照片、书院校歌、历届书院情况介绍等珍贵历史资料,充实了鳌云书院相关文物档案资料。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鳌云书院文物征集获得成功,社会各界随即扩大了征集搜寻的范围,并最终在更合镇白石村发现了鳌云书院另一个重要的石牌匾,上刻“沧海文澜”四个字。区博物馆将这个石牌匾也收编回来,“鳌云书院”和“沧海文澜”两块石牌匾成功重聚。
  始建于清代 历数次变迁
  说到鳌云书院石牌匾,肯定就离不开高明著名书院之一的鳌云书院。鳌云书院由更楼和合水两个乡集资修建,始建于清代嘉庆十四年,也就是公元1809年,至今已有超过200年的历史。学校原址位于更合镇白石村委会白石村西鳌山东麓,据史料记载:“后靠鳌鱼湾,面向云宿山,故名鳌云。”
  据《高明县志》记载,鳌云书院“首门屏,次讲堂、次书楼”。书院为一座三进建筑物,首进是门屏,东西各有一方,为教师住宿所在地; 第二进是中厅讲堂,此处宽敞明亮,是传道授业的场所; 而第三进则为书楼,正中有个神台,供奉文武二帝。而书院后面相距3米还有一幢后楼,结构与三进主楼相仿,供学子住宿。
  随着时代变迁,战局动荡,鳌云书院也发生了几次大的变迁。1937年,国民党当局在鳌云书院设立“难童收养所”,先后收容流浪到更楼、合水等地的难民孤儿136名。由于条件恶劣,这批难民孤儿大部分夭折。而为了揭露日本侵略者的滔天罪行和国民党的黑暗统治,当时的鳌云学子作了大量的诗、书、文、画等作品来反映社会惨状。
  到了1947年,在热心教育人士的帮助下,鳌云书院的原址上办起了鳌云中学,随后命名为“高明县第二初级中学”。当时这个学校的一草一木,校道楼房,都是靠学生用一把锄头、一担竹箕、一条扁担一点一点开辟出来的。
  到了上世纪50年代后期,由于历史原因,鳌云书院原址建起的高明县第二初级中学迁至合水镇布练大坪建校,鳌云书院第一进、第三进、后楼、课室、宿舍遭毁拆,砖瓦杉木被搬到布练大坪建新校(今更合中学),原址只剩下如今可见的第二进中厅大堂。随后,鳌云中学又经历了多次搬迁和整合,最终在2005年并迁到合水中学。而鳌云书院的文物则散落在原址各处,直至2013年被区博物馆收编保存。
  
  文/佛山日报记者何志勇
  图/区博物馆提供(除署名外)

(责任编辑:何燕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