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流域“革命的摇篮”

来源:佛山日报 时间:2018-08-13 16:18

  

    8月12日,高明县立三小旧址,门前绿树成荫。/佛山日报记者吕润致摄

  8月12日,曾任高明县立三小校长的陈汝棠先生雕像。   /佛山日报记者吕润致摄

  文/佛山日报见习记者刘嶒

  一栋祠堂式建筑,青灰色墙面,屋檐五彩墙绘栩栩如生,漆红大门顶上,“宝贤义学”四个大字赫然在目,精小而肃穆,这便是位于更合镇的三小旧址给人的第一印象。
  三小,全称高明县立第三小学,被誉为西江流域的“革命摇篮”,新文化教育在这里兴起,中共高明地方组织重建后的第一个党支部在这里产生,一大批革命骨干从这个基地中走出去。三小的创办人陈汝棠先生,更以其对革命的特殊贡献而留名青史。
  成立 陈汝棠亲任校长督办学校
  时隔90年,小小校园内,高谈阔论、指点江山的有志青年已不复存在,但高明县立第三小学(以下简称“三小”)旧址,依然守望在合水圩北水桥头。
  远远可以看见,“高明县立第三小学”几个字被写在黄色牌坊上,推开牌坊下的铁门,走进三小,可见两排四季青,左右一丛青竹、一松一柏,一座约两米高的半身雕塑在此静穆而立。四方脸,宽额广颐,面含微笑,浓眉下眼神温和敦厚,这便是三小的创办者——陈汝棠先生。
  陈汝棠是更合高村人,早年曾加入同盟会,并于1911年参加黄花岗起义。1914年进入广州中法医科专门学校就读。毕业后开办昭生医社。后在孙中山北伐期间任中将军医总监兼陆军军医司司长。北伐战争时期出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军医处长。
  1928年,陈汝棠以编练员身份回到合水进行编练地方警卫,以整顿社会治安。他回到后,目睹合水、更楼、新圩等地教育落后,缺乏培养人才的学校,故邀地方开明人士商议筹办学校,以合水宝贤学堂镇波庙为主体,改建为校舍,于1929年春正式成立高明县立第三小学。1983年及1997年修葺时,三小曾为合水中心小学图书室,现此校已迁,故已空置,而今,该旧址成为了陈汝棠纪念馆。
  校园内,和陈汝棠雕像遥相呼应的是一棵红椿树。这棵已存在150余年的古树,需要数人才能环抱住,它陪伴了一代又一代的“三小人”成长。如今,没有枯藤,没有昏鸦,只有一棵老树,透过光影,端端望着桥上的人来人往,见证学堂近百年的沧桑。
  古树对面,是昔日三小仅存的校舍主体——一栋祠堂式建筑,屋子便是镇上的“镇波庙”,当时当地人相信,修建这座庙宇,便能“镇”住穿镇而过的合水河,从而避过洪水灾害,护佑镇上居民平安。
  原本爬满青苔的墙角、遍覆青草的屋顶及褪色的漆红大门,在后人修缮之后焕然一新,变为青灰色砖瓦图案墙面,白漆的方形小窗和崭新的漆红大门,唯一不变的是大门顶上,“宝贤义学”四字依旧是赫然在目。
  就在这尘封的大门后,一大批豪情万丈的革命青年,昔日曾在此就读、思索、立志献身光辉事业;李守纯、陈勉恕、刘曼凡等著名人士亦曾以此为基地,开展了高明地区波澜壮阔的革命运动。
  壮大 西江地区革命大本营
  立于门口抬头细瞧,在“宝贤义学”的上方,檐下壁上“渔樵耕读”的彩绘仍是栩栩如生,这不禁让人想起当时实行半耕半读的“力社”来。
  泱泱中华多苦难,西江儿女亦英雄。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军强占东北三省,全国人民同仇敌忾,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抗日救亡运动。陈汝棠也是其中的一员。
  三小正是陈汝棠当时为共产党人以教师身份,进行革命活动的根据点。当时,学校聘请共产党人陈殿钊、阮贞元、刘曼凡等进步人士到校授课,后来陈汝棠还介绍曾因参加广州起义被捕而后出狱的曾统、杨锦虹等到三小任教,一时间,三小成了云集革命进步人士的大本营。
  到了1932年,国内救亡运动风起云涌,陈汝棠为实现“扩大建立工作点”,在三小师生中选择了一批思想进步的青年,创建抗日救亡组织“力社”(原名“力行社”),在合水纱帽岗安营扎寨,日间开荒种树,夜间学习马列,半耕半读。而后还配置武器,进行军训,实行劳武结合。
  就这样,“力社”迅速发展,到1936年7月,力社已有80多个分社,社员达3200多人,成为一支庞大的革命队伍,形成了一个广阔的革命活动基地,为中共高明地方组织的重建和高明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开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27年广东“四一五”反革命政变后,广东的党组织受到严重的破坏。随着三小、力社等革命进步的发展,中共高明地区的党组织恢复工作有了坚实的基础。1936年8月,中共高明县立第三小学党支部(以下简称“中共三小支部”)成立,这是中共南方组织恢复时期西江地区乃至广东最早恢复的一个地方组织。
  鉴于当时西江流域尚未恢复共产党组织,中共南方临时工作委员会将中共三小支部改建成为中共西江工作委员会,意向西江一带乃至广西拓展党组织的恢复和重建工作,三小成了西江地区革命的大本营,为中共在该地区的斗争提供了保障。
  更合镇高村537号,是陈汝棠的故居。开门进去,三间屋内,四壁皆空,墙角爬上了青苔。站在故居楼台上,举目四望,天空高旷,远山含黛。当年的陈汝棠和李守纯、陈勉恕等人,或者也曾胸怀凌云壮志,在此远望。

(责任编辑:何燕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