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台倒影入“秀丽”休闲游憩总相宜

来源:佛山日报 时间:2019-07-05 09:57

  

昨日,鸟瞰秀丽河一河两岸景观。经过整治,秀丽河的生态环境得到大大改善。

  市民在秀丽河边休憩。

  秀丽河两岸的园林景观。

  农历五月初五清晨,几缕阳光透过乌云照射在秀丽河罗岸村流域,眼看暴雨将至,岸上的人们却没有丝毫要离去的想法。上至老态龙钟的皓首老人,下至蹒跚学步的黄口孺子,都站在岸边,眺望着远处——秀丽河畔罗岸村下游的西黎、古杨、新村、河江村等村派出的大型龙舟正磨砺以须。

  人类社会文明源起于河流文化,人类社会发展积淀河流文化,河流文化生命推动着社会的发展。如今水平如镜的秀丽河,虽没有波澜壮阔的滔滔大浪,但在其10公里的流动中,不仅记载着高明片区的发展与成长,也记录着许多历史上的人与事。

  沉思往事立朝阳 千年回首“秀丽”水

  回望5000年多前的新石器时代,这里也曾有一番烟火缭绕的景象。当西樵山还是举目荒芜时,已经有先民孤筏渡江,兔起凫举,种植水稻,留下了今天位于秀丽河边古耶村鲤鱼岗的古椰贝丘遗址。

  东流逝水,叶落纷纷,时间流转到南宋绍兴八年(1138年)。有兄弟八人,因战乱由江西宜黄逃难至广东南雄分手,并在临行前约定,今后谁落籍何方,均以“罗”名其村,以“疆窖”名其水,以便访寻。而后有一人攀上高山顶往南观望,看到远处山水云物一派兴旺景象,于是便骑上牲口前往访寻,从官棠下行至小陌。一路所见,该地自然环境得天独厚,此人便在当地购置了一块好地,决定世代定居于此,并起村名叫罗岸,村后小河叫疆水,那便是秀丽河从前的分支。

  明代进士区大相曾在归乡时撰写了一首关于家乡阮埇的诗句。诗云:平畴秀嘉卉,高堰递细涓。烟火桑拓外,渔钓竹林边。形容疆窖水旁,广袤的田野上长满了美好的花草树木,涓涓细流淌过高高的堰渠,桑拓掩映之处炊烟升起,竹林边钓叟垂钓,生活欢乐而富足。

  白驹过隙,物换星移,世代高明人在疆窖河畔耕作、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经过河流多年的冲刷,疆窖水河段淤塞,而后被村民用于开挖鱼塘,从此当地人民便在疆窖水旁过起了鱼米之乡的生活。

  闲云潭影日悠悠 昔日“秀丽”渐消逝

  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满。梦回千年后,曾经的疆窖水已成如今的秀丽河。据《高明市志》中记载,秀丽河属于高明河(沧江河)的支流,原名官棠水,曾名疆窖水、疆窖溪、阮埇水,在荷城东北面,河西岸为下泰和围,河东岸为秀丽围,南北流向。北起富湾西江边的南蓬山,向南流经古耶、单涌等地,经东水闸注入沧江,河流全长约10.2公里,流域面积近46平方公里,流经官棠、湾渡、古耶、阮埇、罗岸、新村、古扬等村落。

  家住湾渡村的黄荣光,今年已经82岁,曾任阮埇村、湾渡村村干部,数十年来可谓是见证了秀丽河的发展与变迁。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黄荣光家中所有的用水都依靠秀丽河,其自幼便在潺潺流水中游泳嬉戏。“有时候俯视小河,河水清澈见底,仿佛是一条迂回的明带——河中的游鱼碎石历历在目。”黄荣光回忆道。

  上世纪80年代初期,高明一带工业有所发展,曾经清澈见底的秀丽河开始变得淤塞,水色浑浊。黄荣光说,秀丽河河水变浅变浑浊,河床开始裸露,当年的风光已不复存在。

  楼台倒影入“秀丽”休闲游憩总相宜

  从河江泰华路向右,步行跨过怡乐桥,只见桥头一侧的秀丽河东岸以及跃华路至西江大道的西岸,两边堤岸绿地盎然、花团锦簇,而秀丽河河面上波光粼粼,水欢鱼跃。

  2004年以来,高明大力推进秀丽河的整治工作,清理河床范围的农田、鱼塘基、杂草杂树和违建,清挖河道、建设桥梁、截流污水,秀丽河得以旧貌换新颜。

  漫步在秀丽河景观公园东西两岸堤围内,此处通过自然的堤岸处理形成了自然的溪水景观,呈现出潺潺浮绿水的景象。除了沿着水岸线种植大片荷花、乔木、灌木等,还建起了多个亲水平台、水面栈道以及景观亭、卵石滩等。

  在城市升级东风的吹动下,秀丽河堤围景观工程率先在2012年完成,城市“大院中庭”的雏形初现。伴随着城市治理现代化和“城产人”融合发展的加快,秀丽河与明湖公园二期共生共融的城市格局正加速成形。

  当月光挂上枝头,秀丽河平息了,月儿倒映在河面上,晚风一吹,波光粼粼,宽阔的河面就像一面明镜,又像一块洁白的长玉,或是一条缀满宝石的绸带。

  在秀丽花园居住近10年的曾先生,每天傍晚都会在秀丽河旁挽着鞋光脚在鹅卵石上行走、锻炼,他笑称自己是秀丽河堤围上“风雨不改”的常客。“倘若你静坐在秀丽河堤,你会发现,慢下来的休闲生活,与紧张忙碌的都市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沿着彩色的沥青路漫步,亲水平台、拱桥、栈道交织而成的休闲生活画面展现在你眼前。”

     

  文/佛山日报见习记者 陈嘉懿 

    图/佛山日报记者吕润致 见习记者陈嘉懿

(责任编辑:何燕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