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以党建引领规范村居运作 全力提升农村基层治理实效

来源:佛山日报 时间:2019-06-12 09:46

  文/佛山日报记者严晓莹 通讯员明组宣

  今年,高明区首个以温室植物园为特色、总投资额达6亿元的乡村振兴品牌项目正式落户杨和镇大布村民小组。植物园建成投产后,预计每年将为大布村带来300多万元的租金收入,同时为村民提供较多的就业机会,并辐射推动周边村经济发展。

  以党建引领乡村振兴,党员干部扭成一股绳合力谋发展,这样的现象在越来越多的高明乡村中涌现。2018年以来,高明先后推进实施重要事权清单管理、规范村组基层组织运作、做实做细基层治理单元等多项重点工作,重构基层治理秩序,全面激发乡村发展的活力。

  党建引领规范村居运作 让党组织在农村“唱主角”

  在高明区更合镇的版图上,名为“吉田”的行政村,正迎来腾飞的新契机。地处香山片区的吉田村,今年以来已完成了集体资产清产核资、“三清三拆三整治”、“五好”新村居建设等多个项目,而佛山康养(合水粉葛)现代农业产业园项目目前已进入设计阶段。

  从农产品的深加工到文旅项目的引入,村民的钱袋子鼓起来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外人或许不知道,这条偏远的乡村曾被种种难题困扰,人居环境整治推进慢、集体农用地被侵占、村民矛盾纠纷层出不穷,吉田村在发展中面对过的困难绝不比任何一条乡村少。

  究竟是什么扭转了吉田村的命运呢?是什么让这条拥有2300多名户籍人口的乡村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多项重点工作?又是什么让它一跃成为更合镇乡村振兴的重点村呢?答案正是在于党组织引领作用的强化。

  从去年开始担任吉田村第一书记的黎培生对此深有体会。黎培生认为,基层党组织的领导作用如果不能得到充分发挥、村居运作缺少党建引领,要解决集体农用地等棘手问题无疑会“事倍功半”。

  去年8月,高明区正式在全区72个村(社区)、693个村(居)民小组(经济社)全面启动重要事权清单管理工作,对涉及基层党员群众切身利益,有利于体现党组织核心领导地位的十项重要事权进行逐项梳理,规范重要事权的审批流程、议事决策机制和村组操作流程,突出体现党组织重要精神先知、重要事项先议、实事好事先做的“三先机制”。同年11月,高明区出台《佛山市高明区强化党的领导规范村(居)基层组织运作工作意见》(“1+15”文件),深入贯彻重要事权清单管理要求,进一步明确村、组各类基层组织的工作细则、议事规则、选举办法,推动村、组各类基层组织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各司其职、良性互动、有效运转。

  高明区实施“1+15”文件和推进重要事权清单管理工作以来,更合镇吉田村党总支部迅速组织党员开展培训学习,让全体党员对新形势下党建工作有更深刻的认识,以更高的站位来推动乡村振兴各项工作的开展。

  以党建引领为切入点,助推革命老区乡村振兴,是吉田村谋划发展的破局之招。为强化党组织的引领作用,吉田村主动请缨,争当党建示范村,牢牢抓住党组织在村重大项目的话语权,为更合镇强化基层党组织的领导核心和战斗堡垒作用,推动基层治理能力的全面提升积极探路。

  吉田村党总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钟志强介绍,将重要事权清单管理写入村规民约和集体经济组织章程后,村民小组清产核资工作、村民群众参与乡村振兴建设、推进革命老区帮扶计划和粉葛公社重点项目等多项工作,均有了明确的指引。乡村工作如何决策和凝聚共识,也变得有章可循。

  以党建引领规范村居运作,让党组织在农村“唱主角”,不仅让吉田村看到了积极的改变,也让高明更多的农村扭转了昔日的面貌,破解了过往村党组织没有充分参与到重大事项审议决策的困局。

  从荷城街道罗西村盘活村中闲置集体土地,到杨和镇大布村民小组顺利完成股份制改革,再到明城镇潭朗村圆满完成苗潭公路建设……这一个个缩影的背后,是推行重要事权清单管理制度带来的蝶变,也是党组织的组织力和核心领导作用发挥的体现。在党建的引领之下,高明的乡村振兴正迸发出全新的动能。

  做实做细基层治理单元 重构乡村治理“熟人社会”

  一个月前,一场简单而隆重的揭牌仪式在明城镇坟典村举行。在投入使用将满一年的党群服务站里,坟典村的全体党员投下了自己宝贵的一票,新班子成员在掌声中诞生。这条从自然村升级为行政村的乡村,由此正式拥有了自己的党支部和新一届支部委员会。

  新当选坟典村党支部书记的李炳坤郑重承诺,新一届支部委员会将立足新起点,增强责任感、紧迫感和使命感,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以组织振兴助推坟典村乡村振兴取得新的更大进步。

  就在坟典村打响“头炮”后的一个月内,荷城街道新设立的泰华社区、明湖社区也先后完成了党组织选举工作,不断扩大基层党的组织覆盖。

  荷城街道新设立3个村(社区)的举措,如同一声春雷,加速激活了高明基层治理的一池春水。按照计划,今年高明全区拟新设置7个村(社区)。除了上述3个村(社区)外,高明还将设立荷城街道阮埇村、苏村村委会和明城镇石塘、岗头村委会。这也意味着到今年下半年,全区村(社区)数量将达到78个。

  把脉高明的发展之路,其实不难发现,高明发展最大的不平衡就是城乡的不平衡,最大的不充分就是农村发展的不充分。农业发展滞后、农村环境脏乱差、发展内生动力不足、基层治理缺位等问题,一直是制约着高明乡村振兴的突出短板。

  其实,从去年开始,在区、镇(街道)各级大大小小的会议上,高明已多次释放出“优化村(社区)设置,做实做细基层治理单元,重构乡村治理‘熟人社会’”的信号。

  单是在去年7月召开的高明区乡村振兴工作推进会及区委十二届五次全会两个大会上,高明便一再明确要通过科学调整村(社区)设置,让党组织管得住、管得好,重构乡村治理“熟人社会”,提升农村基层治理实效。

  7个村(社区)此轮优化调整,恰恰是通过对规模过大、较为分散、不利于管理的行政村(社区)、村(居)民小组进行适当拆分,建立起规模适中、管理有序的村组管理模式,推动社会治理重心下移。基层治理单元优化后,它所带来的“裂变效应”也在逐步释放。

  高明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认为,做实做细基层治理单元对于提升农村基层组织力、密切干群关系、提升群众对村中事务的参与度有着重要的带动作用。规模和管理范围适中的行政村,有助于党的各项方针政策更好落地,在基层治理中更加凸显党组织的作用。

  乡村基层治理架构的优化调整按下“加速键”,既是为乡村实现全面振兴奠定了组织基础,更是为高明推动区、镇两级管理体制改革创造条件,扫清基层治理的障碍和掣肘。

  事实上,伴随着基层治理单元的优化,高明正加速推动区域管理和服务力量下沉,强化镇街在基层治理、公共服务、乡村振兴等方面的责任落实,完善基层治理体系和城乡公共服务体系,不断为夯实党的执政根基、巩固基层政权提供更强有力的支撑。

  重构农村基层政治生态 强化农村基层乱象整治

  去年6月,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在高明区委统战部工作的梁永芳收到了一则最新的通知——担任更合镇高村村党委第一书记,负责带领驻村工作队整治软弱涣散村党组织。

  梁永芳要进驻的高村村党委,是高明区精准排查的5个软弱涣散村党组织之一。这个地处更合镇西部的行政村,下辖6条自然村,村级集体经济年均总收入仅20万元。

  抵达高村后,梁永芳第一时间召集工作队成员为该村党组织“把脉问诊”。“两委”班子配备严重不足、干群矛盾突出、久拖不决的村中问题集中爆发……梁永芳记忆犹新,高村的问题之多和解决难度之大,一度让驻村工作队头疼不已。

  集体承包款是农村集体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在高村村城村经济社,9户承包户拖欠32万元集体承包款已长达三年。拖欠集体承包款的现象,严重影响了村民增收致富,损害了村集体的利益。

  为破解这一难题,驻村工作队主动通过咨询法律部门、召开座谈会、公示催款等不同的方式对鱼塘承包户进行催收,并将这一问题作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六乱”之一重点整治。截至目前,村委会已收回集体资产25万元。

  当前,高明正全力依法推进基层乱象治理。去年以来,全区共有89人次主动退或补缴拖欠集体资金,共退回侵占的集体土地58.1万平方米,追回或承诺退还拖欠承包款、滞纳金等各类资金约241.4万元,有力地推进农村基层乱象问题整治取得实效。

  与此同时,高明还将目标瞄准了农村基层政治生态的重构,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持续推进基层正风反腐,深化农村基层党员、干部违纪违法线索排查与清理,认真组织村级换届“回头看”、“两委”干部履职情况排查等工作,已撤换“四不”村(社区)党组织书记4名,清理违纪违法村民小组干部47名。

  经过近一年的整顿,包括高村村在内的5个软弱涣散村在村组两级干部队伍建设、基层党组织阵地建设、党员队伍建设、落实重要事权清单管理、引领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等方面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成效,村中面貌有了积极改变。

  梁永芳表示,整治农村基层乱象和重构农村基层政治生态后,整个高村村逐步呈现出新的气象。面对革命老区建设等众多机遇,党员干部和村民积极参与其中,自发组织谋划村中的规划,凝聚力和战斗力由此得到提升。

(责任编辑:何燕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