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水“鬼楼”不止一栋,这栋保存最完好...背后的故事你听过吗?

来源:文旅三水 时间:2019-09-16 11:21
    佛山新闻网讯 记者李细妹报道:土生土长的三水人多多少收都有听过关于“鬼楼”的传说,虽然现在说起“鬼楼”,人们可能都会心一笑,可对于清末民初年间的三水小孩来说,“鬼楼”可能是个新奇又神秘的存在。而且时至今日,三水“鬼楼”对不少人来说也仍迷雾重重。
  
  什么是"鬼楼"?
  所谓“鬼楼”,其实不是楼里“闹鬼”,而是因为这些楼房大多由“鬼佬”建造,又居住着“鬼佬”。过去,广东民间大多称外国人为“鬼佬”,“鬼佬”生活的地方也十分顺口地叫成了“鬼楼”。
  
  海关人员合影。
  而“鬼楼”不止三水有,清朝末年,“鬼楼”在中国尤其是沿海地区普遍可见,从三水出发,近至广州、汕头,远至上海、天津,从南到北都能看到“鬼楼”的影子,这与中国近代化历史有莫大关系。
  
  位于河口的百年海关大楼。
  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强迫清政府签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此后,三水正式开埠,外国人开始长期盘踞三水,并修建了英国领事馆、海关等,“鬼楼”也开始出现。
  三水保存最完好的"鬼楼" 
  三水保存最完好的“鬼楼”就属三水区政府大院内的档案馆办公楼。这座“鬼楼”是过去基督教传教士的宿舍楼,走进其中,你会发现楼内的梁、柱、阳台等都透着西洋风,据说建造时所用到的钢筋、水泥、地砖都是从国外运来,可谓是从内到外如假包换的“鬼楼”了。
  
  清朝末年,英、美、法等国家的驻广州领事馆十分支持教会发展,因此基督教在岭南传播较快,三水也不例外。当时三水县先后在西南和芦苞设立基督教堂吸收信徒入教。
  
  为了加大传教力度,教会组织了不少专职传教士,因而也要找地方安顿这些远道而来的人。1913年,西南基督教神召会在武庙口牛圩附近设了教堂,其华人牧师钟俊生在西南街尾买了一块地修建外国教牧人员的宿舍楼,并用来接待过往的外国传教士,这便是过去三水的“鬼楼”之一。
  神召会武庙口教堂有段古
  关于神召会武庙口教堂,还有段不得不说的历史。1929年,武庙口会址在邻居火灾中遭殃,需要买地重建。当时教会的经费由美国基督教差会负责,中国牧师高韶生是神召会的董事之一,祈理平是教会牧师。
  
  高韶生发动中外教友捐款买教堂时,祈理平要求要把教堂契据交由外国人保管才支持买地建教堂。高韶生申明了立场:教堂契据必须由中国人保管。
  高韶生的强硬立场终于让祈理平让步,神召会新教堂在1937年顺利建成。后来,高韶生董事会上提议在教堂屋契上注明“该契不能交给外国人管理,如有误交外国人管理就不能发生效力。”这一提议得到全体董事的赞成。此后,新教堂的屋契便由高韶生保管,可见三水人民不盲从外国教会的控制。
  
  尽管当时的宗教活动难免有政治色彩,但是教会的帮助对饱受战乱天灾煎熬的人们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在三水,基督教会创办过多所学校且学费低廉,开过孤儿院收养孤儿,办过医务所为大众赠送药品,还在抗战期间施粥救济难民。
  直到现在,三水还有老人回忆道,过去传教士对待乡民和善可亲,因此有乡民给传教士做翻译或工人。
  活化利用的“鬼楼”
  新中国成立后,三水基督教“浸信会”和“神召会”这两大教派合二为一,摆脱了外国基督教会的控制,走上了自治、自传、自养的“三自”道路,宗教活动变得更加纯粹,“鬼楼”却大多已毁于战火。洋传教士离开中国后,幸存的“鬼楼”也就随之被空置。
  
  如今区府大院内的“鬼楼”,也是在三水区政府搬到此地后才被因地制宜利用起来,先后做过武装部、卫生局、档案局办公地点。
  
  时过境迁,如今的三水“鬼楼”如一位沉静老者,带着千帆阅尽后的从容淡定,带着中西合璧的开放胸襟,悠悠讲述着过去三水与列强博弈,与世界文明碰撞融合的往事,为三水逐梦世界舞台提供源源不断的底气与精神力量。
图:三水区档案局、黄思思、李细妹
特别鸣谢:收藏家麦国培

(责任编辑:张家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