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水黑皮冬瓜起源于白坭,助农户增收、成为当地文化品牌

来源:佛山日报 时间:2019-10-12 17:05
  今年国庆期间,三水区白坭镇沙围村的七彩花田引爆游客“打卡”热潮。沙围村村民小组长李棠光把自家种的黑皮冬瓜运到花田边上摆卖,很快被抢购一空。
  而位于白坭镇岗头村的康喜莱蔬菜专业合作社产销基地,一批批色泽黑亮、条形匀称的本地黑皮冬瓜被工人用印有“黑皮冬瓜”“PRODUCT OF CHINA”字样的纸箱装运上车,运往深圳盐田港,登上货轮,出口到加拿大、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
  岗头村,正是三水第一代黑皮冬瓜的诞生地。从一颗小小的杂交种子,到发展为万亩良田上的主要作物,成为畅销海内外的“明星农产品”和国家农业部认定保护的地理标志农产品,黑皮冬瓜用了不到50年时间。
  让我们一起走进白坭,寻访黑皮冬瓜的诞生故事、畅销故事和品牌故事。
  杂交培育出黑皮冬瓜
  白坭镇岗头村,是三水黑皮冬瓜的起源地。岗头村村民梁明高,是黑皮冬瓜最早的培植人之一。
  走进岗头村,村长梁景培带路,走过两三条窄巷,来到了梁明高家中。梁明高曾是岗头大队的农技员,种植黑皮冬瓜的时间长达数十年。说起当年培育黑皮冬瓜的经历,76岁的梁明高精神矍铄、娓娓道来。
  “上个世纪60年代,白坭种的主要是青皮冬瓜,但是皮薄,瓜肉不够厚实,运输和存放过程中损耗较大。”梁明高说,为了减少损耗、提高收益,他开始思考如何提高冬瓜的品质。
  当时,白坭从南海西樵引进了一批黑皮冬瓜,并在镇内小范围试种。后来,又从东莞引进了不同的瓜种。西樵的冬瓜体型又长又大,但肉质疏松;东莞的冬瓜虽然相对短小,但两头匀称,并且肉质结实。曾代表白坭公社岗头大队到三水县农科所学习杂交、嫁接等先进农业技术的梁明高,萌生了对各具特点的冬瓜品种进行授粉杂交、优选培育的想法。
  经过多年的杂交培育和优良筛选,皮色墨绿厚实、肉质雪白致密、条形匀称并且耐贮运的三水第一代黑皮冬瓜,在白坭岗头村诞生了。
  上个世纪70年代初,作为新品种,本地黑皮冬瓜开始在岗头村试种,70年代中期在白坭全镇推广种植。80年代以后的十多年间,沿西江、北江逆流而上,黑皮冬瓜的播衍足迹覆盖西南、芦苞、乐平和大塘等地,一跃成为三水单类种植面积最大的农作物。
  “一个黑皮冬瓜,带动了整个白坭农业经济作物的种植。”梁明高回忆,在产生第一代黑皮冬瓜之前,稻谷、甘蔗、蚕桑是白坭的三大农作物,收益不高。黑皮冬瓜推广种植后,白坭逐渐形成了“春种冬瓜、夏种豆角、冬种椰菜”的农业生产结构铁三角。
  “以前生产队收购稻谷,8元多一担(100斤),最多也就14元。”梁明高告诉记者,实行包干到户、村民开始改种冬瓜和其他经济作物后,收入开始逐年递增。而农业生产结构铁三角的形成,让农民的农田一年四季都有作物生长,土地利用率和价值大幅提升,令农户全年收入翻番。
  与此同时,大面积的种植使得黑皮冬瓜供过于求。但是,正是在如此不利局面下,黑皮冬瓜走出了广东。
  原来,面对已饱和的本地市场,白坭的农户便到上海、武汉等地推销黑皮冬瓜,有时还会利用从外省过来的运输车辆返程时空置的车厢,将黑皮冬瓜运往北方销售。此后,陆续有省外采购商直接来到白坭,要求收购黑皮冬瓜。用梁景培的话来说,白坭黑皮冬瓜的销售从农户走出去自我推销,变成了客户找上门来收购。销路拓宽、销量稳定,农民收入、农业发展就像有了一颗“强心丸”。
  自上个世纪80年代末,白坭黑皮冬瓜开始集中北运、销往东南亚,并逐步打开国际市场。根据不完全统计,总销量从最初的一两千吨增长到如今的近万吨。
  经销商认准白坭黑皮冬瓜
  历经40多年的种植和代代优选,如今的白坭黑皮冬瓜,已经成为“明星农产品”,得到了经销商和消费者的广泛认可。黑皮冬瓜不仅畅销国内各大城市,还在马来西亚、新加坡、加拿大、迪拜等东南亚、欧美和中东市场铸就了良好口碑。
  康喜莱蔬菜专业合作社对白坭黑皮冬瓜的“成名”功不可没。白坭绝大部分的冬瓜都由该合作社统一收购、统一管理、标准化经营运作销往各地。利用产销带动、集约化发展,合作社不断地稳固和开拓着国内外市场,放大了白坭黑皮冬瓜的整体形象。
  为什么源自一条小村庄的黑皮冬瓜能畅销海内外?
  在位于岗头村的康喜莱蔬菜专业合作社产销基地,康喜莱蔬菜专业合作社党支部书记、社长李广彬随手抱来一个黑皮冬瓜放在地上,人站到冬瓜上,双脚又交替跳动了几下才走下来。随后,记者上前翻转、拍打这个刚被踩过的冬瓜,依然结实完好。
  瓜皮黑亮且厚,瓜肉厚实雪白,瓜瓤少,条形匀称,爽甜清脆,这是广为经销商所称道的黑皮冬瓜品质。来自上海的经销商王付海表示,上海70%~80%的黑皮冬瓜都是从白坭收购来的,主要是看上了白坭黑皮冬瓜的质量。
  “国内的经销商都认准了白坭黑皮冬瓜。”李广彬自豪地说道。
  如此稳定而优异的品质,是白坭人集体智慧的结晶。自三水第一代黑皮冬瓜培育成功后,白坭的农户、种植能手,以及像李广彬这样的蔬菜流通大户,并未止步于前人的功劳簿,而是在种植过程中不断地优中选优,筛选出当季最优质的品种留种,力争一代更胜一代。这是市场竞争下的明智选择,更是白坭人务实求进、奋勇争先精神的生动演绎。
  储存期短,运输过程中损耗大,往往是农产品走出去的一大制约。而白坭的黑皮冬瓜,在培育之初就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具备了便于长途运输和储存的先天条件。这是黑皮冬瓜畅销海内外的第一张通行证。李广彬介绍,黑皮冬瓜从产地运往北京需要10天,运往中东需要16天,抵达欧洲市场更是长达40天。“有好品质的支撑,才能越走越远。”
  在坊间人气高企的黑皮冬瓜,同样得到了官方与行业专业的权威认可和认证。
  2006年、2010年,三水黑皮冬瓜先后成为全省首个蔬菜类证明商标和广东省著名商标;2011年,中央电视台在白坭岗头村拍摄了《走进中国地理标志——三水黑皮冬瓜》 专题纪录片;2014年,三水黑皮冬瓜被评为佛山市十大农产品,并进入省和国家“名、特、优、新”农产品序列;2016年获颁国家农业部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证书,成为佛山首个获得国家农业部认定保护的地理标志农产品,同年,康喜莱蔬菜专业合作社的黑皮冬瓜上榜广东省第二届“十大名牌”系列农产品。
  “夏天在田里干活的时候切一块瓜肉直接吃,很解渴。”在李广彬看来,白坭黑皮冬瓜不仅品质好,而且浑身是宝,言语间满是自信。
  农产品走品牌化路线
  今年7月,白坭黑皮冬瓜以“冬瓜+文创”的概念,登上了中宣部主管的“学习强国”学习平台。把黑皮冬瓜打造成为更现代化、更有吸引力、具有更高附加值的文创品牌的愿景,引来了众多关注的目光。
  白坭地处三水南端、西江河畔,地势平坦,日照充足,雨量充沛,土壤中有机物质含量丰富,均为中性土壤,适合冬瓜生长,能够连续种植冬瓜。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为黑皮冬瓜品牌的打造奠定了独具地域特点的底色。
  随着黑皮冬瓜畅销海内外,白坭也开始有意识地将黑皮冬瓜锻造成为一张文化名片。
  “白坭黑皮冬瓜前期主要靠民间力量走出去,要对形成品牌的系统化打造,还需要政府与民间形成合力。”白坭镇副镇长徐耀成认为,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加速,黑皮冬瓜作为白坭三大主要经济作物之一,要向“高”“深”要生产力,以高品质、高价值、深挖掘,振兴乡村产业。
  近年来,围绕打造黑皮冬瓜品牌的各种文化节庆、技术推广活动、发展交流会轮番上阵。最近三年更是发起了连续攻势,黑皮冬瓜美食嘉年华活动、冬瓜美食烹饪大赛、良种良法农业+电商+旅游展示推广活动、三水黑皮冬瓜种植产业发展交流会、“Happy冬瓜”文化节、冬瓜创意艺术展等连年举办,高潮迭起。从田里长出来的土气农产品,化身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新奇有趣的文创产品、学术界的研究对象,以多种不同的模样出现,令人眼前一亮,黑皮冬瓜的品牌形象越来越鲜活。
  “进行更深入的延伸性挖掘、走可持续品牌化发展之路,要以品质的支撑为基础。”徐耀成说,近几年,白坭与中国农业大学、华南农业大学、广东省农科院、佛山市农科所通过多种方式深化校企合作,开展了土壤、施肥、防病等一系列科研试验,力促黑皮冬瓜形成更稳定的质量,同时开发更多品类、提质增量。
  从集聚民间智慧到注入专业科研技术力量,广东首个蔬菜类“科技小院”、广东省农科院博士工作站、华南农业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黑皮冬瓜)特色产业基地等合作项目相继落户白坭,为黑皮冬瓜开辟发展新路提供了系统、可持续的智力支持。
  作为三水最大的出口流通企业,康喜莱蔬菜专业合作社也正寻求自我转型,采用集产、学、研于一体的发展模式。未来,李广彬将目标瞄准了冬瓜酥、冬瓜馅料、冬瓜饮品等冬瓜深加工领域,力争增加产品丰度,提高黑皮冬瓜利用率和附加值。李广彬表示,从商品瓜变成原料瓜后,黑皮冬瓜的价值可以提高两倍。
  无论是举办文化节庆活动、向深加工领域延伸还是以文化创意点石成金,其根基都立足于起源地与代代优质传承的故事。文化既能润物无声,亦有千钧之力。讲好、用活历史故事与新时代文化品牌故事,让一代更比一代强的白坭黑皮冬瓜,更有底气铸就一年更比一年响的文化品牌。
 
  文/佛山日报记者梁欣莹

(责任编辑:苏结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