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联体如何“连体”“连心”?

来源:佛山日报 时间:2019-10-16 10:02
   大塘镇与三水区人民医院合作共建的中西医结合医院。图为中医馆。/佛山日报记者洪海摄

   三水区人民医院中西医结合医院投入使用的全新输液室,为患者提供更优良的医疗服务。/佛山日报记者洪海摄
  2017年11月3日,大塘镇与三水区人民医院签订合作共建三水区人民医院中西医结合医院(以下简称“中西结合医院”)框架协议,大塘卫生院与区人民医院构成紧密型医联体。在三水,“医联体”这个名词并非今年才首次出现。2017年8月,区人民医院院与乐平镇共建三水区人民医院乐平分院,探索紧密型医联体建设。
  双向转诊、化验检验结果互认、专家社区坐诊、远程会诊……医联体发展模式不仅让更多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享受优质的三甲医院医疗服务,还让原本生存困难的基层医院重焕生机。今年7月,中西结合医院正式揭牌开业,以二级甲等标准进行打造,满足大塘镇、芦苞镇、南山镇等整个北部区域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需求,促进了区级优势医疗资源下沉和三水区医疗服务整体实力提升。
  从“无”到“有”基层医院重焕生机
  日前,记者来到区人民医院中西结合医院,只见医院内外停满了各种车辆,前来看病的人络绎不绝。而在去年,原大塘卫生院还是一家门可罗雀的“冷门”医院。这种变化正是得益于医联体。“大塘卫生院医疗市场是‘既定’的,原来由于医院设施、医疗技术水平以及管理方式等落后,即便是政府一直扶持,医院生存仍是难以为继。”在基层医院工作多年的一名医生见证了该院的发展历史。
  组建医联体前,大塘卫生院条件简陋,没有高级职称的医生,最高职称是中级职称,放射科只有一个人,无法满足危重症病人综合救治的需求。
  记者在医院看到,原有的公共卫生区域、体检区域将成为全新的中医馆。新的住院部也从原本的40张床位增至90张。此前,大塘卫生院没有开设夜班急诊,夜间急诊服务由住院部负责。目前,北部医疗急诊中心与新住院部也投入使用。这意味着,北部患者在夜间也多了一层健康保障。
  “没加入医联体之前,我们真的连员工工资都快发不下来了。为了减少亏损,医院一度陷入‘开门不如不开门’的窘境,有些优秀的医生被迫去当乡医、村医。”该院一名行政干部说,是医联体让这家医院重焕生机。
  如今,单是中医馆一号难求,今年1~6月中医馆的门诊量达到了6870人次。
  无独有偶,2017年和乐平医院签订协议后,成立了医联体工作小组,由三水区人民医院直接派管理、技术人员进驻乐平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自从医联体成立后,区人民医院保持每日有10名以上的专家团队进驻乐平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据统计,乐平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2018年的门诊人次为15.75万人次,门诊量与上年同期相比有23%的增长,2018年医疗业务收人为120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有50%的增长。
  “以前,医院之间也会有一定的沟通和联系,但是未建立共赢共享的长效管理机制,公立医院对基层医疗机构的帮扶工作缺乏内在动力,积极性和主动性不强,大多限于举办讲座、开展义诊。”区卫生健康局医政医管科副科长崔运能表示,如今,在政策允许范围内,公立医院和基层医院积极探索灵活有效的合作方式,医联体之间的技术合作、资源共享等成为一种新常态,从而实现优势互补、共同发展,让基层群众得实惠。在探索医联体建设的过程中,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运的就医新格局应运而生。
  从“整合”到“融合”群众家门口享优质医疗服务
  从门可罗雀的“冷门”医院,到单科室门诊就诊量达6870人次,变化由何而来?
  看病难、看病贵一直饱受诟病,而且对大多数患者来讲,“迷信”大医院可谓根深蒂固。一边是优质医疗资源扎堆于大医院,一边却是基层医疗投入不足、仪器设备不足、医师力量不足,从而使得大医院门庭若市和基层医院门可罗雀形成了鲜明对比。破解这种结构性矛盾,推进医联体建设就成了一剂良方。
  家住白坭镇的李永红长期患高血压,这种慢性病患者需要经常到医院看病,家住村里的她,觉得很不方便。“每次从家里到区内的医院,需要转两到三趟公交车,遇到高峰期根本坐不到座位,路上近2个小时下来,血压往往又上升了。”李永红期待着,能在家门口随访病情就好了。
  她的期待,在今年年初成真。三水区白坭镇人民医院正式开业,并挂牌为佛山市中医院三水南部中心医院。这是三水首个由镇级与市级三甲医院组建的紧密型医联体,将下沉市级医疗资源打造二甲综合医院。
  白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佛山市中医院三水医院建立医联体后,李永红能在白坭镇内看到区内的专家,如遇患者发生紧急情况,可以通过“绿色通道”直接转入三水中医院甚至市中医院。现在,李永红只需要在距离家门口2公里的三水南部中心医院,就可以享受到市级的医疗资源。
  三水中医院急诊科医生秦锋周说,如果社区医生判断患者需要上转到三水中医院,就会跟我们的专科医生直接沟通,联系预留床位。待患者病情稳定后,还可以方便地下转回社区。“在上下转诊患者的过程中,患者在两边医院的就诊记录、检查结果和用药情况等,双方都可以实现共享。医生对患者病情变化会了解得更多,诊断也会更精准。”
  平日里,大医院的专科医师与基层医院全科医师之间建立了培训、讲课、远程、微信等多种沟通模式,传授各种诊疗技巧,还指导基层医生帮助患者合理用药,有效识别需要上转的患者;医联体内各医院之间还可以通过科室合作的方式实现临床共享,比如通过远程门诊、远程会诊、双向转诊等方式实现科室间的合作;紧密型医联体还参与基层医院行政管理……目前,三水正逐步实现“慢病先行、双向转诊、上下联动、三级共管”的分级诊疗体系。
  “正是优秀医生的下沉引发了病人的回流,群众在家门口就可以享受优质医疗服务,何必再去大医院排队呢?”区人民医院副院长、中西医结合医院院长蔡敏介绍,由于坐诊专家的“名医效应”带动,门诊量不断提升,也使下级医院创收有了一定保证。
  从“连体”到“连心”形神兼具建立紧密型医联体
  建立医联体并不难,要面对的是联合之后能否真融合,整合之后能否真提高。
  医联体要产生“1+1>2”的效应,不能仅仅满足于医疗机构简单地联合在一起,而应通过制度设计、政策激励来实现人、财、物等资源的主动共享,以强带弱,优势互补。换句话讲,就是要让政府、医院、医生和患者形成更紧密的利益共同体,在医联体内部找到最大公约数。
  在三水,除了区人民医院与乐平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中西医结合医院以及白坭镇人民医院与佛山市中医院建立的紧密型医联体外,其余都属于松散型医联体模式。
  从2017年至今,三水区内共组建了十多家医联体,虽然发展较快,但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医联体发挥的效果还有限。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大多数医联体主要由政府部门牵线形成,采取技术帮扶和业务合作的松散型联合模式居多,加上利益分配补偿机制没有配套,医联体成员医疗资源统筹共享的积极性不高。
  目前,三水区松散型医联体的发展模式,大部分仅停留在技术帮扶、进修培训的层面。事实上,参与医联体建设的牵头医院各自心中都有一个账本。作为医改规定动作,一些医院推动医联体建设因为行政压力,另一些医院则来自实际需求。三水一位医疗界人士表示,一开始主要出于“市场营销策略的考虑,通过真心实意帮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从而带动医院口碑的提升,进而吸引患者”。
  该人士说:“如果医联体单位不存在利益共同体,捆绑在一起,那么参与医联体工作更多是发自内心想帮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从而缓解患者住院压力,无形之中也给牵头医院医生造成压力。”
  业内人士认为,采取契约形式、以大医院发挥帮扶作用为主的医联体只能算是初级阶段,搭了个松散框架。大医院出人员和设备支持基层医疗,可能影响自身诊疗工作甚至要贴上成本,渐渐也就不再热心。而基层也很难因联合而提升服务能力,进而成为承上启下的分诊节点。松散型医联体的最终结果可能会是各自为政、貌合神离。
  “这其中存在的问题首先是利益链条‘不结实’,不论签订了多少医联体的协议,没有实现利益共同体,都是‘纸关系’”。在崔运能看来,政府也只能起到牵线搭桥,统筹协调的作用,内部机制需要医联体间自行搭建合理。
  基层医疗“医联体”形成利益共同体,“罗湖模式”正引起各方关注。
  2015年8月,深圳以罗湖区为试点,启动医疗机构集团化改革,将罗湖区人民医院等5家医院和23家社康中心,组建为统一法人的罗湖医院集团,形成管理、责任、利益、服务共同体,实现了区域医疗机构“人员编制一体化、运行管理一体化、医疗服务一体化”。如今,深圳已开始全面推广“罗湖模式”,明确提出在全市各区至少建立一家基层医疗集团,构建“上下贯通、防治结合”整合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
  在医联体建设依旧蓬勃开展的局面下,更多人也在思考今后的完善路径。蔡敏认为,经区人民医院的帮扶,中西医结合医院的技术服务能力得到提升,已经基本能满足辖区居民常见病、多发病以及重症疾病的转诊需求。区人民医院将持续选派骨干力量到大塘,把优质专科专家医生、医疗技术、经验下沉到基层,同时以区人民医院为标准实行统一考核和管理,提升医院的管理水平和业务水平。
  目前,全区医联体建设实践陆续开展,而将医联体真正建设成为服务、责任、利益和管理共同体,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只有不断完善相关支撑配套政策,让各方都能从医联体的合作中充分受益,让医疗资源真正动起来,医联体才能“连体”又“连心”,并最终让患者受益。
  文/佛山日报记者吴昱萱

(责任编辑:苏结华)